我亲家母半个小时之后甩我脸上的he(接前文 大家看个开心.....

她掌心涌出来的温柔的光像是瓦林诺的双圣树之光辉,金色与银色交织着的,她表情认真地小声喃喃了两句,于是从掌心迅疾地开出一朵明艳的花来,镀着淡淡的神圣的光芒,在微风中轻柔摇曳着。金色的花蕊与白色的花心映衬着,却又围绕着极其艳烈的火热的红色的花瓣。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少见,这火焰鸢尾倒是挺配你,哎果然是火龙吧!”

她倒是挺开心的样子,将捧着花的右手向他伸过来。“因为有预言所以要好好保存啊,可不许弄丢了,不然我一定用法杖狠狠敲你的头!话说你有没有口袋啊我给你装进去……”接着她歪了歪头,端详端详正在慢慢摇头的他,突然灵光一现,勉力地踮起脚来——“我给你绑在角上吧,这样肯定没问题,你想我的时候就可以试着翻翻白眼大概就能看到啦!那你快把头低下来,我好给你弄上去。”

但是火焰鸢尾是在魔法构成的火焰中才能生长的植物,那朵炽热、美丽的花朵,像被风吹熄一样,还来不及等反应变得迟缓的巨龙搓出一个火焰结界,就在少女的手中迅速地消融了。为什么最后是小姑娘来送他花呢,像回光返照似的,他有点懊恼地想,本来是应该由他作为卡尔艾瑞斯的形态,把最新鲜的带着草本气息的花,亲手戴到她蜂蜜色的头发上去的。他甚至觉得自己能想象出来帽子会叼着花朵吹口哨,像在水底沉溺已久的人睁开眼睛,酸涩感中他觉得自己也能看见一些零碎的闪着光的画面,他才不管那个老帽子呢,他要——

好啦。但是现在团子姑娘扁扁嘴,有点委屈地似乎要哭了。

以前只要他问一句要不要喝果汁就会破涕为笑,得寸进尺地挂到他身上来,但现在他只有能摧毁生命与峰峦的爪牙。

“我试试看吧,”他叹了口气,虽然以龙来说是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流,还要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以免威吼吓到她,“你等等,我试试。”

如果这是具木齿轮转动的老机器,那他现在要用魔法来让它运转起来。

他不想结束。如果没有人选择那一端的话,这段故事当然也不应该被结束。

为什么不是人,就是龙呢?难道不可以既是人,也是龙吗?

天空有一朵白色的流云,他在那一瞬间,像是要把之前偷懒的不作为的思考都补回来。有人扯动了发条,破旧的八音盒,开始为了发声而运转。

他曾有十数年作为人类学习的年月,那时他系着丝带,披着斗篷,心里生存着各种各样的法术,从不认为有任何人任何物能阻碍他的前程。

这次尝试从早晨延续到下午,人类因为不适应身体的迅速变化从半空中坠下,甚至忘记挥动背后的翅膀掉在团子前面。

“啊抱歉,我……”眼睛依旧是龙的瞳孔,失去了作为人类时那样温柔的瞳色,翅膀也收不回来,突兀地立在身体后面,“好像……”

“你这个坏家伙!不是跟我说变不回来什么的嘛!”小姑娘拿着那根比她还高的法杖咚咚地捶他的头,他看着她气鼓鼓地红着脸的样子,吓得好不容易收回去的尾巴又滑出来了,砰的一声砸在草地上。

“我赔你面包好不好?”

他试着维持平衡从地上爬起来蹲在她面前,小姑娘则瞪着眼睛打断了他。

“不行!”

“起码要五十个浆果面包、五十个奶油面包,还要一辈子都喝不完的果汁才行!”

“好啊。而且现在的话,带你飞也没问题。来试试看吧?”

他伸出作为人类颀长的手,小刺猬嘟嘟囔囔把手递过来,因为摸到的确实是熟悉的温度而雀跃了一下。

“你看,是人类的手哦。——”卡尔把他作为龙遇到的最后一个流浪者抱起来,怀里的重量正像是当初一团灰布包着的刺猬从面包店的烟囱里至今滚进他怀里,还因为灰尘打了几个喷嚏变成孩子的模样。

“我们去找浆果吧。这片森林里有很多,我很了解。”

帽子准备开口说话,但他适时地投以一个和善的微笑。

她的头发里有朵小蓝花,大概是随风过来这里的时候带上的,他低下头去亲吻了它,随后扇动翅膀,一边警告怀里兴奋起来的灰布团子不要乱动,一边在心里默诵自己的名字。

卡尔·艾瑞斯。

那是他作为人类的证明。

“卡尔卡尔,”小姑娘抱着他的胳膊用力地大声喊道,“帽子!帽子飞走啦——”

“是吗?”年轻的人类的脸上,露出一个自然的和煦的笑容,“别管他。


评论
热度 ( 2 )
  1. 人间苍鳇_负午Akane@住在月球上 转载了此文字
    甩你一脸he噗嗤(●°u°●)​ 」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