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研x婶 乙女向】おんなのこの掟

#这次是给另一位大佬 @陵琊 写的药研婶 良心发现写了本丸pa的糖(你也知道你良心发现?)依旧我流ooc

#婶有名 bgm:椎名林檎-おいしい季節

#其实 我不是药研推 为什么写了这么多他(沉思)

——————————————————————————

从口中呼出来的是纯白的薄薄雾霭,轻柔的飘荡在冬夜冰冷的空气中,然后融进这一片无月的漆黑里。

好冷,即使是身为钢铁之躯,也不由得发出这样的一声感叹。

时钟已经摆了三下,报时的响声撼动着深夜的静寂。药研藤四郎终于整理好了今天的最后一份文件,正向着本丸的后院走去。

得继续加强日常的锻炼才是,他默默的在脑海中反省着今日的行程。手臂上所残留着的出阵江户城下所带来的痛觉,提醒他下午还发生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专属的爱与苦恼总是相伴而生,这大约是人类这种复杂的感情生物特有的法则,虽然在有限的时间里隐约参透了其中的意味,但是想起少女那气冲冲的涨红了的面庞,药研还是不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他的主上总是如此,对待别的人或者刀的时候都是个温柔可爱的家伙,对着他却活生生是一只敏感的小动物,类似被不恰当的挠了后颈的猫咪一样跳起来挥舞着没什么杀伤力的小拳头,喏,虽说其实仔细看看还蛮可爱的。总之她语无伦次的指责着他多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长达一个多小时,最后大概是实在匀不过那口气来,只好气鼓鼓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甩下他一个人收拾起今天时空政府送来的新文件。

这样一副人类的身躯总是给他带来许多误解,比如那过分纤瘦的身型和不算高大的个头,她对他的感情里或许混杂着某种对小一辈的孩子们的唠唠叨叨,没办法将他完全和腰间那把锋芒毕露的坚韧短刀联系起来,放下那些多余的关心去做一个足够冷静的主上,比如以前的信长。

刀剑的逸话总是寄托着人类的情感而生,漫长的历史河流中,来来去去的人们给他打上的标签大多是忠诚,她给他打上的肯定不是这个。这个时代中他们的物语应该是特殊的秘宝,是只属于两人的什么东西,只能由身处其中的主角们来分享甘甜或者苦涩。

他成为人类的时间还是太短,对于感情的青涩倒是符合他这脸庞的模样,如果能让她安定的信赖着这一点就足够了,这是最初步的认知,更高阶的他还在逐步的摸索着。没关系,在这个本丸里他还有时间,可以慢慢的看着院子里的樱花树一年年绽放,可以慢慢的看着一年又一年的时光流转雕琢她的容貌,一点点绽放出宝石般熠熠生辉的光彩。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想着,他已经走到了房间的门口。纸门上只映着一点微弱的橙色光点,大概她是已经赌气睡了。她的气来得快散的快,就像刚刚掩着明月的那朵浮云一样,大概明天早上就会变回那个一边嘟哝着一边照旧黏着他的那个女孩子了。于是他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去拉开门。

不巧了,他的小猫咪正四仰八叉的睡在被褥上,不知道是在做一个怎么样的梦,被子都胡乱的蹬下去半边儿,散发着温暖的气息拂过他的脸颊。他赶紧蹑手蹑脚的想给她盖上,结果脚下一滑险些整个人摔到在她身上,好不容易稳住重心的时候,他离她饱满鲜润的脸已经近到只差一厘米,这家伙竟然还在说梦话,他一边轻轻地把她乱来的胳膊腿儿挨个塞进被子里,一边分辨着她口齿不清的呓语。

“药研,快点到这边来嘛”罕见的撒娇的口气,两分的委屈,三分的焦急,还有九十五分化不开的冰糖式的甜腻。

“好冷啊,这样下去会冻的消失掉的”

原来是变成了怕冷的雾气的小仙女吗,他忍不住笑了一声,结果就看见她在睡梦中拧紧了眉头,顿时有种吐槽被抓了个现行的感觉。

他挤到被子里的时候勾过了她冰凉的双脚,她抽了抽鼻头,像是蛋糕卷一样咕噜一下就无意识的滚进他的怀里来。像是冬眠的熊忽然尝到滴落到舌尖的蜂蜜一样满足的呼噜了一声,蹭了蹭他的脖颈。他在睡意袭来之前享用着她的坦率她的直白,在闭上眼的时候延长着美味的赏味期,然后亲吻了她柔软的唇。

像是巧克力一样的女孩子,有着捉摸不透的爱情的法则。不过没关系,表面的包装纸瞬息万变像是明日的天气,内里的软心有一如既往地甜蜜。

她的温暖淹没了他,他在坠入梦乡之前听见她叫了他的名字。

是的,我永远在这里,请安心吧。

回答也是一成不变的,像是亘古不变的刀剑一样坚定。

我的陵琊殿下。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