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 Face【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 现学师生paro】

本来应该是cp就带给 @弱水 的无料来着 那几天身体不舒服就没写了 回头给你手抄一份寄过去算补上

用的是我校乡下冬季长跑的背景 糟糕的师生pa 肯定有ooc 只能保证这篇文里面婶肯定没死(奇怪的自觉

BGM:Perfume - Baby Face 非常可爱少女的电音曲 歌词就是写一个可爱的小男生 希望大家都来听一听(别毛病你

—————————————————————————————————

人群吵吵嚷嚷的开始路过同心楼楼下五分钟之后,倚在窗边青木羽奈歌才想起来今天是冬季长跑的日子。学生们浩浩荡荡的队伍占据了校门口的一整条大道,五颜六色的身影多的一眼望不到头。她拿着冒着热气的马克杯,下意识的想在各式各样的脑袋里找到一个什么东西,意识信号在条件性反射之后几分钟才慢吞吞的爬上神经来,哦对了,她是想找药……那个名字比手中的咖啡还要滚烫一千倍,一下熨的她面上做烧起来。于是她在翻找抽屉的间隙中窥见化妆镜上自己带着绯红的眼角,不好意思的咬了咬舌头。明明暂时还不会有老师进来,但她还是迅速在心中编排好了借口,嗯嗯,是空调暖气开的太足,并没有,任何!别的!什么!原因作祟。

“我说,医学院还没过来呢。”不怀好意的声音在她平复心情的空档忽然想起,吓得她手上一抖险些砸碎演唱会专用的高倍望远镜“这么急干嘛,你的小男友别说打着灯笼,就这身高拿着显微镜也找不到啊。”

“你首都的暖气吹够了,就想来我这体验冰天雪地的感觉是吗?”不着痕迹的丢出一个白眼,她冷静的返还过去一句人身攻击。笑嘻嘻的厚脸皮友人许久未见,带进来一身冰凉的冬日温度,正裹着到脚的羽绒服哈气搓手。“怎么,忽然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没什么啊,这不是这两天要看展子,想着也不住你那儿回头到了再和你约。”声音隔着围巾有些模糊,小个子的明智奈奈生看起来活像个毛绒的木乃伊,因着保暖身躯看起来膨胀了不止一倍“告诉你个好消息,一期给了他老弟顶荧光粉的帽子,等会一眼就能看到他。”

荧光粉……她不禁扯出一个微妙的苦笑。她的男友有个备受追捧的温柔长兄,十有八九是哪个爱慕王子的灰姑娘的手笔。怎奈得他的直男power超出不解风情范围太多,估计觉得暖和直接扣了就走。“大典太教授挺为难的吧,本来他们研究室就没几个女生肯来。”

“嘛,也是他欲言又止的叫我来找你买个正常的帽子救救孩子,不过他自己守着研究器材蛮开心的,刚也说去忙就把我打发到你这来了。”明智正在摆弄她的望远镜,嘴上随口应到“唔,你看,就在那边。”

羽奈歌下楼追上学生们的时候才迫真感受到这顶帽子是多么的欲言又止,甚至还缀着个在风中凌乱的白绒毛球。她心下一阵恻然,油然生出一种对孩子的怜爱之情,立刻下决定今晚就买上一打包邮送到他寝室楼下。余光瞄到窝在窗边的明智正冲她摆手,她就被忍不住又往围巾里面缩了缩。她从学生时代就不喜欢这例行公事,总是慢吞吞的跟在大队伍的最最末尾压压马路充个数,即使如此还是冻得手脚冰凉,得倒在被窝里缓上一两个钟头才得起来写论文。来了南方数数也快六七年了,这恼人的湿冷空气还是令人猝不及防,从衣物重叠的间隙爬进身体里来,纵使她加足马力跑了几百米也还是凉的沁心透骨。

“青木老师怎么来了,你不冷么?”一边哆哆嗦嗦的在心中抱怨学校领导的脑子,一边就听到少年略带惊讶声音。

“来,您戴我的手套吧。”药研藤四郎无视了周围一圈心照不宣的看戏眼神,拖着她的手跑到一边停下来。眼前的少年加上帽子才和她算是持平,但是半强制套上来的手套宽大的仿佛刚从熊掌上扒下来,热乎乎的叫醒她失去响应的神经末梢。

“坐得太久了感觉腰痛所以下来缓缓……哎你别摸了没有腰椎间盘突出。”她赶紧抓住小医生担忧的手,免得他大庭广众之下手动为她测量脊椎弯曲度。更不想拖到自己学院的方阵过来,学生们看见这医学院的兔崽子当众吃里扒外,回头得上朋友圈头条“我们赶紧跟上去吧。”

其实吃里扒外也不是那么的恰当。药研藤四郎在医学院也好歹算是出落的不错的男生之一。近年来年级升了上去,优秀前辈的光环更是生生为他弥补了缺在身高上的那一撇,引得一批小姑娘围着他学长长学长短的献好。她和药研的缘分要久很多,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刚保研的大四学生,跟着导师去高中宣传招生,他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从人群中挤过来,一张稚气的娃娃脸上有着藤紫色的眼睛,开口却是稳重的大人口气。那时她便觉得这个未来的学弟十分可爱,仗着小过年岁太多的容貌,摆出一副狡猾又可靠的模样,令人忍不住喜爱起他那大大方方的温柔来。后来又阴差阳错在代上的公选课上碰到,慢慢的熟悉起来,也算是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的关系。仔细想来,其实她看着他的时候,心里那份微微欣喜着的纯粹感情倒是一直没变。不是作为师长,也不是作为学姐,单纯只是作为一个少女,如果她还能厚着脸皮这么称呼自己的话,第一次被拨动所谓恋爱的弦的感触吧。

大一的时候药研一心一意扑在学业上,难以抑制的透露着对自身能力的一点得意洋洋,对她小心翼翼遏制的爱意毫无自觉。虽然有些失落,碍于薄薄的一层身份,她也只能收好这份心情,只是嘴里像含着青梅般淡淡的酸涩。奈奈生夏季经常赖在大典太的研究室里蹭空调,她便也常常窥见他端着显微镜咬着唇的侧脸,或者认真的写着一打又一打的实验报告,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万事熟知的青年。所幸大典太实在是不耐烦研究室多出两个人来碍手,托奈奈生传来合她心意的话来。这时候她才知道,以为隐藏妥帖的那些东西早已经表露的一塌糊涂,她的小男生也是。

啧啧啧,天造地设啊你们俩,赶紧给我幸福起来啊拜托。奈奈生一边吃着到处掉渣的绿豆糕,一边不耐烦的戳着她的心口。

这般胡思乱想,道路就在脚底弯弯曲曲了好几道。药研一直在前面拉着她的手,她便全心全意的信赖着他的牵引,自顾出神自己的事情。今日虽然气温不容乐观,阳光倒是正好。风卷过落叶来牵进光的影子,掠过药研的脖颈,像拨过竖琴一样玩弄着他细软的发尾。他完完全全的背对着她,替她挡着前行的冷风,让她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盯着他方格的围巾出神。他的头发略略有点长了,那细碎的发仿佛是顺着格子的方向移动,似乎有着什么神秘的事物隐藏在里面,即将抽出透明的丝线来,编织着属于两人的新的时间。

令人期待,又令人惴惴不安,只有隔着毛线的触感和手心的温度那么真切。

结果还是有些跑不动了,她只觉得胸腔的共鸣像是个圆号呜呜作响。远远地能看见终点围着打卡的人群,她只好反复的调整着有些急促的呼吸,希望能跟着他跑过全程。

前面的粉红脑袋忽然一个急刹车加转角一百八十度,她险些刹不住脚,控制不住的向前跌去。

少年的唇是冬天固有的温度,口腔里尝到浓重的薄荷糖味。但是柔软的触感重重的弹了她的大脑一下,当的一下全身宕机。

“抓到你咯老师,就在这里等我吧。”踮起脚来的他好像是在得意洋洋的坏笑,像是抓到小猫咪的淘气小男孩。“我去打个卡就送你回去。”

被松开了手,她站在原地怔了一会,直到听见隐隐约约有学生叫她的名字才反应过来。

居然还踮脚,真狡猾。这样整理着心绪,她微笑着转身向同学们打起招呼来。

这一次,就原谅你吧。

评论 ( 1 )
热度 ( 29 )
  1. 弱水Akane@住在月球上 转载了此文字
    我旋转跳跃迎风嚎叫,是老朱发的糖!她居然发糖给我了!!嗷――(歪120把这个神经病抬走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