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ble stable【现paro 烛台切光忠/女审神者】

 @山吹鸭梨 咳前几天答应的生贺,最近手头积攒的事情有点多就凑合看看(被打

不良少女婶x平面模特咪 非常老套的包扎袭胸xs

安定的日常ooc

bgm:おいしい季節-椎名林檎

————————————————————————

将制服的百褶裙折高五公分,拉下黑色的小腿袜。男人的手指游走过的膝盖像岛屿上隆起的比叡山,山麓翻着一块块春日散华般嫣红颜色,不争气的下行流淌,描绘着艳美而惊心动魄的赤色线条。

她在被棉球碰到的时候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腿,白而蓬松样子是可爱的令人无法设防,沾上了血迹便有些狰狞起来,和腿上火烧火燎的疼痛一样恼人。半蹲着的男人有摄人的金色瞳孔,和她对上的时候盈着笑眯眯的亲和神色,手上却毫不见放松的捏着她的关节。

啊啊,这家伙果然是在形象这件事上毫不退让啊。她在心中嘀咕着,只能瘪瘪嘴继续忍受空气中酒精侵略性的辣味,任凭他拿出绷带将膝盖捆成个陀螺。

“怕痛这么不帅气的事情,不像是做了这么多年王牌的你会做的呢。”烛台切光忠继续笑眯眯的和她搭话,完全理会不到她急于掩盖丢人一幕的眼神“所以以后还是可爱一点比较好吧,打架这种事情交给我来亮相不就好了。”

“别看我是个平面模特,平时还是有实战派的好好锻炼的哦。”

横行不良的年头也算得上两位数,金发的少女摸着脸颊上的布丁狗创口贴,深感这是人生中相当颓败的一刻。仗着不留疤痕的体质磕磕碰碰一直到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结识了这个男人之后,反倒是不能纵情闯荡所谓世间,成日被他像个西洋玩偶般精致的摆弄起来。他似乎坚信她的绿眸里面蕴含着宝石的焕彩,不该和卵石一般随手丢在街头小社会的流水里肆意打磨,倒拘束的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明明就是那群人先欺负那个女孩子在先的,如果不帮她岂不是更不帅气了!”她毫不犹豫的回了句嘴,脚一翘险些踢中他的脖颈。“这才是我最不会做的事情呢!”

“结果势单力薄还被人推了一把,踩上掉下来的外套自己滑了一跤。”光忠似乎无意要给她面子,一句话把她噎了回去“不知道有没有碰到旁边的锈钉子,明天该去打一针破伤风,我看看我那位医生的电话……”接着就是一大段苦口婆心忌口之类的絮絮叨叨,细碎而重复过多遍的语句在她耳边爆炸出一连串的声响,听得她头晕目眩。

完全不像外表那样帅气的干净利落,这种时候她都快要在慈母般的教育声声中溺死过去,只能坐在那里点头嗯嗯啊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想着别的事情。

她其实现在更需要别的实质上的安慰。能够触摸到的,更加温暖的坚实安慰,像是他为她出的拳或者挂着她的臂弯。她有为他人出头的十二分勇气,只是独独不那么敢为自己讲出稍微一点心声。平时的她是不良少女,行走在贯彻自我主义的凌冽直线之上,恣情放纵的样子当然对不上拥有这份岛国的血脉。但是或许是他的帅气压她太多,在他身边她总绷不住风风火火的那张面具,像是应季的山竹一样掰开坚硬的外壳,袒露着那颗温柔而洁白的心,倒有几分什么抚子的本质模样。她咬着嘴唇向他靠近了又一点,希望他能在她的眼神里读懂点什么东西,却泄气的发现他似乎在自顾自的为她安排着今晚的营养餐,完全读取不到什么别的电波。

电量告急,她感到十二万分的受伤,脑中思考的机能在慢慢溶化,滴落混合成审视着他的爱意。

所以当他脱下外套披到她身上的时候,被她奋力跳起的热情撞了个满怀。

最基础的最稳定的东西,就在这里。她靠着他坚实的胸膛数着好像有些加快的心跳声,冬眠般闭上眼睛蹭来蹭去。

“现在充电中——”


评论 ( 1 )
热度 ( 29 )
  1. Akane@住在月球上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卧槽卧槽这个也太可爱了吧啊啊啊啊啊啊没存在感的婶婶竟然这么可爱!!!!光忠他!有========...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