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味(关于某个婶婶家里的鹤球只吃醋不干活的郁闷梗)

小学生卖辣椒第四弹啦😂爱吃甜椒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

甜椒是我机油说的 如果觉得辣还请向右滑动

ooc肯定有orz

其实问题再于昨天我家来了小狐丸 是鹤球锻出来的 结果舔了一晚上他 顺便跟机油吐槽咪一直捞咔咔咔鹤球一直沟来沟去

然后这两个人今天挖个地一个重伤一个中伤 其它几个人基本没动

喂喂喂我不是有意的吐槽你们的撒不要一言不合就自残求关注啊 看书看懵逼很容易点错的好伐差点重伤进击碎刀了(自责orz)

写个段子散散醋味 你们都是婶的宝贝别这样会心疼的啦!

记得好好干活 不然我去跟隔壁婶借鞭子

再醋也不许消极怠工系列

标点啥的全都空格了😂原谅我是用手机备忘录的人

欢迎拍砖玩耍!
——————————

吃味


两间小小的手入室内充斥着前所未有的血腥味
鹤丸国永躺在床上 眼光却落在门外忙忙碌碌的人影上

果然烛台切这次伤的不轻啊

因为期末考试将近 审神者大多数是匆匆忙忙布置下出阵的安排就躲回了房间闭关抱佛脚 没想到这一次的地下城敌军力量暴增 被迫退回本丸之时 六人的衣衫皆已沾染上了浓重的血色 断后的烛台切已经失去了意识 还是同田贯费力的将他背了回来

前一晚还因为烛台切带回了十把山伏国广而暴跳如雷的审神者此刻正围在他的床边忙的团团转 自责的几乎落下泪来

鹤丸殿下一起过去治疗吧 拿来医药箱的药研本打算扶他一把 但是他摇了摇头 推开短刀伸过来的手 独自一瘸一拐的进了另外一间手入室

白色的羽织染着肮脏的血色 被枪刮出的伤口一跳一跳的疼痛着 他几乎要痛恨这具人类的身体 有着钢铁不具备的 多余的感觉和 情绪

他是她的第一把太刀

大约这是件很稀奇的事 确实另外的千百个他见到的大多数都是等级甚高的审神者 看到他都泪流满面激动不已

果然都被我吓到了么 他志得意满的想着

只有她 一个等级个位数的小姑娘

被我吓到了吗

完全没有……唉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

……

迷一样的初次会面 回想起来怎么都让他忍不住苦笑

自家咸鱼审神者的脑回路果然是不大一样的

就算如此 她还是极宠爱他的

在这里的日子他都忘记了自己受伤的样子 她宝贝的做出来的刀装总是会第一个给他 最好的马永远是配着他的 就算他有一次恶作剧把她的斜刘海剪秃了 气昏过去的她一脚把他从背后踹进了冷却池 下一秒清醒过来立刻把他提了出来 顶着冲天的呆毛急叫烛台切拿他的干衣服过来

他心安理得的做着她的近侍 心安理得的在本丸里过着日子 心安理得的跟她斗嘴 心安理得的 看着她只对着他的笑容

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呢 那种情绪就像酸倒上了刀身 一点一滴的 带着酸意腐蚀着他的心

大约是从石切丸他们的来到开始的吧

新得大太的审神者欣喜若狂 加上他等级太高 便将他从近侍的位置上换了下来

他依旧是那个鹤丸国永 她对他宠爱却仿佛分掉了一点

她的目光她的笑 也有对着石切丸萤丸他们的了 她更多的念叨着还没来的三日月和小狐丸 而不是他了

他的嘴里仿佛含了一颗青橄榄 酸酸的 带着些许的苦涩 于是出阵的时候对着敌军的大本营视而不见 打击的时候也是有点消极怠工的 然而这也带着点期盼的 希望她能再一次看到他

有点以前在坟墓里的孤独感了呢 他无奈的笑着自己

然而她愈加唠叨起三条家的几位来 他看着那样儿也是有点于心不忍 于是偷偷去找了刀匠 将自己出阵偷偷攒下的资源拿去试了配方

小狐丸来的那天正好是他当近侍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是不是眼神有有有有问题

她整个人抖的都要重影 定了定神 立刻拉着小狐丸的手找到了他的房间 飞扑过来一个大大的熊抱 鹤丸!你最好了!

他并没有高兴太久

意料中黏着他团团转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蹭了蹭他的脸的她欢呼着跑了出去 牵着小狐丸的手蹦蹦跳跳的走了 远远的还能听见她一连串的自说自话

明明是我带来的

他嘴里的酸涩味又多了几分

你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激动 明明我还比他多一朵花 多带一个刀装 比他等级高 比他陪伴你的时间长

那种酸酸的气息冲的他心绪恍惚 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好倒头就睡

于是第二天失眠到浑浑噩噩的他在地下城里走的晕头转向 然而每一刀每一枪的痛感都令他欢喜

记忆中自己都没有这样过 白色的羽织战战如新 连敌军的血都未曾沾染分毫

这样的 染上红与白的我 会不会吸引到你的目光 就算是惊吓也好 只让那表情对着我就好

我用血写的这封情书 你能看得到吧 想讲给你听的不仅是远征的故事 还有我自己的过去 现在 和未来

然而此刻 他躺在这空无一人的手入室里 看着那个人的目光汇聚在别人的身上 感觉这酸意蚀骨的疼痛更甚于流着血的伤口

他宁可自己只是一把普通的刀 那就无需颠沛流离 无需陪葬 也无需被这酸意浸泡 无需为了无聊的人类思考良多 可以好好的睡一觉

恍惚之间 突然听到叫他的声音

喂喂喂 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 剪我刘海的时候精神力旺的很 现在就装死啦!这套路才吓不到我呢!

少女的嗓子哽咽的有点哑了 语气却还是欢脱的 仿佛完全不担心他的伤势

所以果然根本不再担心我了吧

他勉强的睁开眼睛 就看见她的脸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

呐呐呐鹤丸!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呦!保证你 吓 一大跳!

烛台切的伤收拾好了?

她的话被他截断 意外的语气让她诧异的挑了挑眉毛 他看到她的手藏了一只在背后 心想大约是刚刚给烛台切敷着的毛巾 语气莫名的不受控制起来

嗯……收拾好了 躺几个钟头就好了 对你你的伤……

她摸了摸口袋 抓出一张加速扎

快拿去吧 还有的是呢

我不要 他挥挥手 感觉自己好像堵了一口气在心口 怎么都调不过来

算啦!那你多躺一下好了 我等会去叫小狐吧 对了 还要给你看东西呢!

她鬼鬼祟祟的看了四周一眼 然后把躲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

看看看 是小小的鹤丸哦!婶婶我回来抢的那叫一个辛苦 你看每个关节都会动唉!嘿嘿嘿有没有被自己吓到

看着她耍宝一样展示着缩小版的自己 他心中那一口气终于提了上来

然后将坐在床边的她一把拉了过来

我觉得三日月有句话说的对 人也好 刀也好 大一点总是没错的

说完这一句 他就直直的搂过她 吻上她的唇

她大约真是被吓到了 被他放开许久之后 还愣愣的坐在那里

石化了的审神者最后挤出来的那句话是

鹤丸 你嘴里这么酸怎么回事

————————————————

所以鹤丸殿是吃醋了?

听着大俱利迦罗转述完毕的小狐丸一脸懵逼

怪小狐我咯?

我也不知道

表示只是做一个忠于事实的搬运工的大俱利宝贝儿摇摇头

但是烛台切跟我说厨房里的醋少了半瓶子

好吧这不重要

小狐丸觉得自己懵逼也懵不出个结果 干脆换个话题

今天是主殿结束考试的日子吧 不知道这几天鹤丸殿飘的那么多樱花他们有没有打扫干净?

大俱利还是诚实的摇了摇头

另一边

鹤丸国永!!!!!!!

气沉丹田的一声大喝震飞了本丸里的所有鸟类生物 包括刚刚回来顶着誉准备耍宝讨赏的鹤丸

本来就娇小的审神者被樱花埋掉了半个身子 脸上挂着蜜汁微笑 旁边站着抖抖索索的烛台切和长谷部 两个人都递来一个珍重的关爱眼神

怎怎怎怎怎么了

他也抖抖索索的凑过去 爪子麻利的开始扒拉开她身边的花瓣

这花瓣你飘的?

是是是

她歪着头打量着他 嘴角挂着一丝令人发慌的微笑 然后出人意料的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

他开始飘飘然了 好不容易被扒拉出来一点的审神者一瞬间有又樱花掩埋掉了一层

我要告知你一件事 绝对能吓到你 她抹掉糊到脸上的樱花 唇边的笑意越来越重

一个小时 我要你把整个本丸的花 全部 打扫 干净!!!不然!我就!把你!按进!醋坛子里去!

怒吼声震得本丸门口挂着的风铃跳了跳 日子有些久了的绳子嘣的一下断裂开来 陶瓷的招财猫一下子掉到了刚刚被鹤丸从阿津贺志山拖来的某迷路老年人的头上

年轻人还真是有活力呢

三日月宗近摸了摸头上的肿包 心里默默的祈祷自己能在这个本丸找到石切丸祛除一下这个影响天下五剑美貌的东西

评论 ( 18 )
热度 ( 67 )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