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Stardust【鹤×有名字的婶】

大家好小学生我又来卖辣椒了

😂其实是听着Aimer这首歌突然起的灵感 如果不是婶婶主动离开了刀剑而是婶婶要挂了,他们会怎么样

嗯然后这个搁置了一个月才写出来 咸鱼如我

大部分其实是我对鹤丸个人的一个理解 所以莫名其妙的这只鹤蜜汁深情和正经【机油说得咳咳咳我个人是觉得蜜汁ooc】

奇差文笔 清奇脑洞 绝妙ooc

若有不适请向右滑动 欢迎拍砖评论

我回家先去看一下我家四五只鹤球在干嘛有没有把我家本丸屋顶拆了……

————————————————————————————

Last Stardust

鹤丸国永去修行那一天,本丸的屋檐上尚且残余着皑皑白雪。而现在落在他掌心的,已经是这一季本丸的最后一朵樱花了。

世事浮沉变幻,几个月的时间里,他重新旁观了自己几千年的过往。悲也好喜也好,曾经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之后,他终究换上了更为耀眼的华服金甲,回到这本丸来了。

他走的时候审神者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一次本丸了,传来的简讯大致说的是自己身上发生了一点不大不小的事情需要处理一会,一切琐事交予身为近侍的他打理,只要不把本丸屋顶戳出一个洞都无甚要紧。直到政府发下修行公文她才第二次传来讯息,令他取出道具自去修行。

你什么时候回来?好久没认真的吓过你了

这几个月来她都一直毫无音讯,没有她撵着他满本丸狂奔的刃生简直无聊的透了顶,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也一直问他主上什么时候回来,这日课连一期都拦不住,那时的他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坐在廊前,费了点力气才凑出这句话发了过去。

大概等鹤丸修行回来了我的事情就结束了吧,哈哈哈极化的鹤丸肯定能认认真真的吓我一大跳的说!你老老实实去修行吧。干巴爹呦!

回复隔了很长时间,句尾还配了个卖萌的颜文字

于是他便把已经全体脱力的本丸交给烛台切,想必在光忠没完没了的操心念叨中本丸一定能重振雄风,也掩盖一下自己无为而治的糟糕后果,随手扯上一个布袋子兜上道具就出了门。

时至今日,鹤丸国永差不多四个月没有见过审神者了

于他而言,这一任的主上是不大相同的

他生长在武士和战火的年代,陪伴着将军大名在马背上拼搏属于自己的荣光。即便是后日颠沛流离,辗转多手,他依旧是被铁血男儿交口称颂着的天下名器

在这个时代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面对的却是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韶年女子

作为一把刀,后来的她是他最为之效忠的主上

作为一位付丧神,后来的她是他的恋人

他并不向三日月那样侍奉过高贵的女主人,他只是将那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定义为爱

不仅仅只是希望陪伴着你征战沙场,更多的希冀着给予你周全而妥帖的保护

本丸的门是虚掩着的,应该是刚刚有人来过,他蹑手蹑脚的推开走进去,却惊异的发现庭院中空无一人

大大提升的侦查能力赋予了他比以往灵敏许多的听觉,低低的抽泣从某个房间里传来,依稀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期的某一位弟弟

啊!

正躲在房间里偷偷流着眼泪的五虎退被突然拉开的纸门吓了一跳,身边的老虎吼了一声,作势就要扑过去

怎么,被我吓到了吗

鹤丸笑嘻嘻的走进来摸了摸老虎的头,弯下腰来问他

一期呢,五虎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

因为因为……主上她……呜呜呜……一期尼说……主上要不行了……

你说什么?什么不行了?

主上她……主上生了很严重的病……她她……

五虎退哽咽着,终究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字

那一身白衣还未等他说完,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她费力的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尚在梦中

白衣胜雪,金甲流光,许久未见得容颜,和他声声唤着她的名字

和一直梦到的有点不一样?

她混混沌沌的思考着,这不是她以前认识的鹤,面容是熟悉的,但是金瞳里的光彩更加夺目,衣服装备也是更为华丽,衬得整个人贵气勃发,大有不怒自威之态

鹤……鹤丸国永……是你吗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触碰那个人,然而病久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手并没有抬起多高就坠下去

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牢牢的接住了她的,像以往一样轻轻的将她的小手团在温暖的掌心

雪野,是我,我是鹤丸国永,我回来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真的是吓到我了呢……

她的意识咔的一声回到了正轨,轻轻的摆了摆头,再度努力的睁大眼睛

呦……是鹤啊,修行回来了

许久不说话,她的嗓音嘶哑的令自己都惊讶,从喉咙里泛出一股甜腥让她剧烈的咳了起来,那人将她拥在怀里,轻柔拍抚着她的背

鹤丸的手指拂过她几乎已经快要半黑半白的干枯短发,想起几个月前,躺在他膝上的她还是一头丝绸般柔顺乌亮的长发,她的手是软软的,像小奶猫的肉垫,此刻突出的关节顶的他生疼。她的嘴唇干裂着,那一双玲珑剔透的黑眸也浑浊着,竭尽全力的透着一两点清明的神色。他肩头的羽织本是纯白无垢的,现在却染着一丝触目的血色

是的主上,我回来了,回来陪伴您了

鹤……鹤这样真好看

她努力的勾起唇角,给出一个力所能及的笑

真是吓到我了呢……是真的吓到了哦……鹤真厉害呢

不过有生之年能够吓到鹤……我也是少一个遗憾带去天上了……嘿嘿嘿

鹤丸的心中五味杂陈,无言的他选择深深的吻了上去

他在她的唇齿间尝到了药汤浓浓的苦涩味,带着曾经无数次品尝过的鲜血的那种甜腥味

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他,这个女子,已经不久于人世了

他的心底一片茫然了,她快要死了,然后呢?他又将去哪里,属于谁了?

鹤……

游走于四肢百骸的痛意丝毫未减,她的头脑却在他的吻之后逐渐清晰起来,挣扎着抓住他的手

雪野,还有什么事,交给我吧,是想吃可丽饼了吗,我等会去给你买好不好

他柔声的哄着她,她却摇了摇头,喘息着示意他凑近一点

我要死了……所以有些话……想说给鹤听,可以吗

她的声音那样低而弱

我……我听说……审神者死了之后……政府会回收本丸……分配新的审神者……

我已经……打过了报告……在文件柜的第二层……你去拿来交到政府……

我死了以后……鹤你就随心所欲的去吧……不用待在这个本丸里了……想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被无聊的人类驱使了这么久……鹤肯定无聊的都快要死掉了……我也是那些无聊的人类之一啊……

血的气味一阵一阵的上涌,她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些话已经感到有些脱力,眼前人的身影也模糊起来,她疲倦的闭上眼睛,艰难的喘息,心跳声音也在耳边无限放大着,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漫长的刃生中,鹤丸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流逝,尽管他曾斩断过许多的人生,但这一次,他托着她肩膀的手却微微颤抖着

无聊的人类,没错,确实很无聊,因为那无穷无止的,和他毫无关系的人的欲望,他从不曾按照自己的意志存在过,被挖出来,被供奉给神明,贡献给皇家,百无聊赖的坐在架子上的日子,他已经不记得过了多少个了

上一次品尝到的鲜血是在几百年前了?他想不起来,现在滴落在他指尖的,温热的血液,却来自于自己的主殿

那热度和滋味并不能如往日一般唤起他的兴趣,流淌过殷红的地方都仿佛被火焰灼烧过,烫着他的身体他的心

如果没了她,可以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他亦是在费劲的思考着,以往的他更爱想些如何捉弄她的鬼主意,从未认真思考过,如果有一天她不复存在,自己将如何度过

鹤……鹤?

她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

怎么……怎么……怪我以前……以前对你不好么……对不起……这么长时间……鹤都在依照我的意志生活……

她用尽全力伸出另一只手,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不……只是想,主殿有一件事情曾经答应过我,然而如今要食言了

啊……啊……什么……什么来着

病了这几个月,她感觉过往在她的头脑里早成了一片浆糊,搜索了半天,还是以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主殿以前答应过我,好像意思是要永远在一起?

他把脸凑的更近一点,隐约嗅到她身上药汤气息中一点熟悉的香气

然后就这么不负责任的准备先走了,那么以后让我怎么办啊,无聊至死吗

哈……哈?

她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我……我不是让……鹤……鹤为什么要……守在这里……

仿佛被他搞晕了,她一脸的迷惑不解

我……鹤不是我的仆人……请……请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生活……

有一件事想询问一下您的意见,如果我想重走一遍我的过去,您是否同意?

过去…她思考着他这句话的意义,重走一遍…难道不是已经在极化过程中完成了吗?果然脑子都已经锈掉了,连他的话语都无法揣摩透彻了啊,内心如是嘲笑着自己。

我已经不再是鹤的主上了…鹤想去干什么…就去吧…我的意见并无关系…

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拽着她的意识下沉,疲惫的感觉慢慢浸润了全身,不,不要,我还想多留一会,我还有很多话,很多话还没有跟他说,她挣扎着在心里说,然而眼皮依旧是不受控制的越来越重

雪野,你困了么

他将她的手轻轻的放下,抚摸着她的发,附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困了就睡吧,我会陪着您的,就像几百年前我做过的那样,我会怀抱着您迎接长眠的

不会再有人世的痛苦,不会再有战场的风雨,只有我和您两个人,一定很幸福
咳咳咳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然而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本来想坐起来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又倒回他的臂弯,重重的咳嗽起来

你…你在胡说什么!

她极生气的样子,单薄的胸膛起伏着,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着他

你…难道还想…进一次坟墓…跟一具白骨相守永远?你疯了…咳咳咳…你怎么这么无聊!我…我命令你!给我…立刻从这出去!不许…不许再回来!

您自己说的,您已经不是我的主上了哦,所以我不用听您的指令了吧

他含着一点调皮的笑意,继续把玩着她的头发,对她的怒意视而不见

你…我…真没想到你这么无聊!所以你到底…极化的时候干了什么啊!

她突然感觉有点害怕,这还是她所了解的那个鹤吗?这是梦吧,她不可置信的询问着自己,那个一直向往着驰骋蓝天的鹤,居然现在在对她说,要和她共同去面对那无尽的毁灭与黑暗

但是又有一丝莫名的欢喜浮在心间,诚然她无数次的思考过面对死亡的这一天,有限生命的人类无论是多么的视死如归,内心深处都是带着恐惧的。她经常想起挖掘地下城的那些日子,有的时候灯油耗尽,黑暗一片中她也敢摸索着前行,随在后方的他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脖颈,尽管看不到他的脸,她都是安心的。

如果死亡就是一片永恒的黑暗,她是多么的希望他也能陪伴着她,想从前每一个恐惧过的日子一样,只要相互依偎着,体温就足够让她安安稳稳的闭上眼睛沉睡过去。

她会想起鹤丸的那个姓氏为安达的主人,她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抱着和自己一样的私心,但是他对她而言并不只是一件护身的武器,一想到自己居然还想将他再次囚禁于暗无天日的地底,她就唾弃自己的欲望,果然人都是这么自私,才会让刀剑们有着这般多痛苦的过去。

真的…真的要被人类的欲望禁锢着吗…还是…你还认为自己只是武器…没有资格去追求什么吗…

她平了平气息,轻轻地问道

如果我不是鹤的主上…那么如果鹤…还承认我是鹤的恋人的话…我希望鹤…不要再被什么束缚…能够真的…幸福…不要再拘泥于过往了…

我很想…能看到鹤真正开心的样子…随心所欲的作战随心所欲的生活…这是我最后的愿望…如果可以的话…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点点明亮的希望,仿佛能看到她口中说的那美好的未来,嘴角勾着温柔的笑意,就像曾经她对着他讲述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极化…对于鹤来说肯定很难过吧…我希望…再走过一遍…鹤就可以不再拘泥于往日…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因为鹤那么好所以才会遭遇这么多…拜托鹤…我不在的日子里…也要像以前在本丸里一样开心…

那么多个日子,走马灯一样在她眼前变换着,刚刚来到本丸被她气到的鹤,捉弄她得逞之后笑着道歉的鹤,被她一脚踹进池塘里翻着白眼的鹤,跟她告白居然还红了脸的鹤,拔刀护在她身前眼神坚定的鹤,清晨还未睡醒,白发乱糟糟的翘着呆毛的鹤,时光重叠,样样都是那般刻骨铭心的记忆

其实…能在这个时候看到鹤…我已经…很满足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但还是勉力支撑着,对着他金色的眼眸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拨开每一寸细碎的发,挽到她的耳后,就好像她只是周末的的早晨一如既往地赖着床,要他哄半天才肯起来。

其实这几个月,我看着历史的溯回,也想了很多,关于自己,关于你

他的声音柔柔的,不是往日那个活泼的语调,更像是在给她说一个遥远的无关故事

颠沛流离,在墓里独守,在神社被供奉,我确实是不满的,为什么人类因为自己的欲望,打造出来属于战场的我,最后却用来干这些事

我并不能理解一期,忠于那样的主人,最后经历了烈火的灼烧,或许我只是侍奉过一些人,却并没有像他一样,愿意为了他们出生入死,

我有的时候也思考,是不是自己缺乏所谓的忠诚,然而我只是单纯希望能和江雪他们一样,真正的去杀敌,去帮助自己的主人登上天下的宝座,那些人,却只把我当成与珠宝无异的宝物传来传去,来增添自己的身份,我并没有办法忠诚于这样的人

然而这个时代,我遇到你了

你一开始不认识我,所以对你来说,我就是一把普通的刀剑吧,跟着你,终于可以畅畅快快的抛弃所谓的名分,好好地作为一把刀,战斗,受伤,胜利,败北,我真的很愉快

我记得我第一次只是脸上被刮了轻轻地一下,你却对我说,鹤讨厌白色衣服被染上别的颜色吧,强行拉着我去了手入室,第一次觉得,对你来说,我大约也算是一个人,你还会尊重我的意愿,考虑到我的感受

你走了,我去和谁一起战斗呢,刀剑,本来就是为了人的战斗而生,也是在人的手中挥舞,因为人而成名, 因为人而存在,如果你不存在了,那我算什么呢,我已经找到了我的主人,所以希望可以忠诚的不离不弃

如果不能陪伴在你身边,我会更寂寞,无论是作为刀剑,还是,作为你的恋人也好

很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均匀的呼吸着,脸上是恬然的神情,就像她次次在他怀中睡觉的那样

鹤…真的没关系吗

过了很久,她问道,声音已经极低,却含着一丝喜悦的意味

没关系的,雪野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果有鹤一直在吓唬我…我肯定一路上都不会寂寞了…嘿嘿嘿…我就知道…鹤最好了…

她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腕,轻轻地笑着,就像次次被他气得哭出来,又被他哄得回心转意破涕为笑

不要害怕,雪野,我在这里

少女脸上带着知晓时间将尽的释然表情,他紧了紧手臂,扶着她靠进自己的怀里

鹤…鹤…我有点冷…怎么办…

她依偎着他,好像在发抖,抓住他的手也是格外的冰凉

他想了想,先将她抱回床上,卸下自己的甲胄,脱下羽织,将她裹了进去,再重新抱起

还冷吗

她以极小的幅度摆了摆头,只是声声唤着他的名字

鹤…鹤…不要走…陪我…

雪野,雪野,不要怕,我们一起走吧

他轻轻拍着她的脊背,如是回应着

三世之后,我的名字将会随着你的灵魂一起重生

我的荣光将随您的脚步,继续名扬天下,无论是作为属下还是恋人,我都会生生世世的守护着您

——————————

三百年后

又是一年毕业的季节。

熊本雪野气鼓鼓的从毕业典礼上回来,将墨绿色的军帽一甩,走到院子里坐到了那颗樱花树下

科技的发展让人类的脚步拓展了更远的太空,各个国家都在积极的选派着探索舰船上的人才,尽管是个女孩,她却早早的种下了前往星际一探究竟的梦想,费尽周折,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军事学院,并且获得了这次毕业生比拼头名的荣光

按照惯例,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都会被授予一把古刀作为荣誉的象征,她本应该是夺得那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宗近,但是校长却以性别为由,给她授予了一把名为鹤丸国永的宝刀

明明就是嘲笑我是个没能力的弱女子!她想起那个远不如她的男生接过三日月时骄傲中还带着点蔑视的表情,更是憋上了一口气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都来抢我用过的鹤丸国永,哼哼,走着瞧

心中这样想着,她愤愤不平的嘟着嘴,认命般仰起头来向后一倒

陪伴她接近六年的樱花树已经开满了这一季,新生的绿叶中透露着明亮的阳光,忽然有清风自天空而来,枝头最后一朵樱花颤颤巍巍的摇动了两下,最终还是跌落了下来

她正欲伸手去接,忽然有一只修长的手抢先了一步

那人仿佛自天上而来,白衣金甲,从樱花树上飞身而下,晃神之间,仿佛是一只冲云之鹤,展态而飞

哟,我是鹤丸国永,怎么,被这突如其来的登场吓到了吗。

——————————————————————————

发完就跑真刺激233



评论 ( 13 )
热度 ( 27 )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