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苹果(1)[鸣狐x婶][相信我只是个没写完的奖励]

嗯 说好了给捞出鳖弟的小叔叔写文做奖励

结果一直忙于做账[终于明白博多为啥机动那么高 不然账哪里做得完]

只写了一半 还是放出来

大约是接着上个段子随便写的

羞涩的小叔叔x傲娇的小婶婶这样子的

啊好感觉这种互相小心翼翼揣测对方心意的笨蛋情侣好有意思[大约是你写的ooc才会觉得有趣吧喂]

好了奖励放出来了小叔叔咱去好好捞刀吧[说着上e2去了]

不喜请叉叉 欢迎评论来玩~

—————————————————————————————————

“主殿,我可以进来跟您说两句话吗”


“不可以不可以……谁都不可以......老娘要睡觉…….”


一期一振的温润嗓音是和樱花树上早起鸟儿的鸣啼一起响起来的,宛若一条咸鱼的审神者只是镇静的翻了一个面,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句又阖上眼皮沉睡过去


自作孽不可活


十分钟之后,顶着一头鸡窝挂着俩黑眼圈,穿着一如既往的咸鱼睡衣的审神者就被一期一振从被窝里拖了起来,作死鱼眼状听着端坐在自己前方的付丧神长篇大论的进行思想政治教育


所以果然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在lovelive和ichu里肝活动到那么晚,老天何苦为难秃子


“我从前田那里听说您昨天又在本丸里乱跑撞到了小叔叔的下巴,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这件交通事故已经是您第二回了吧,为了各位的安全麻烦您不要继续跑来跑去了,身为主殿如果不能以身作则那么整个本丸都要乱套了。现在已经是辰时三刻了您却还在睡觉,这样本丸的各位都将和您一样赖床,更不用谈出阵的安排和文件的处理……”


为啥这个人老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啊不冷吗大兄弟,这样腹诽着的审神者脸上只能摆出干笑连连应声,兄弟你是不是以前在大阪城跟丰臣秀吉干多了嘴炮技能max了,我可不是你家臣啊我可是你主上啊醒醒啊兄弟时代不同了啊


“唉唉唉我晓得啦,这就去安排出阵”随意的拢了一把头发,审神者终于不耐烦的打断了一期的话,蹬上人字拖就推开纸门走到院子里


“嗨五虎退,今天夜战演习要加油哦!数珠丸殿下你刚刚踩到自己的念珠啦!莺丸出阵不要喝茶行不行,是是是我知道这次敌军很简单也没有大包平但是您太爷赏点面子给小人我行不行啦…..”


这样进行着每日例行的出阵鼓励,审神者却突然发现胁差们的队伍里只有五个人


“啊….这是哪个懒鬼比我起的还晚……”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好像是…呃….鸣狐?”


这人感情是被我昨天撞傻了?他以前可不迟到呀


风风火火冲进打刀房间的审神者,一拉开纸门就看到鸣狐认真的捧着自己的小狐狸在神神叨叨着什么,一回头见是她,立刻就停了下来,两脸的不知所措。


“小叔叔咱要出阵啦您搁这儿念什么经啊”迷一样的觉得这位万年表情平淡无波的付丧神貌似脸颊不一般到红润,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脑子应该也被他的下巴戳坏了,于是甩甩头甩掉这奇怪的念头,一把拉起他就跑“您家大侄子都骂我啦您再这样我就要罚您去厨房给光忠烧火啦”


一个月之后,当审神者第三十次重重拉开打刀房间的纸门,精心准备着远征部队便当的光忠便莫名其妙获得了两个侍火童子


“所以你们小叔叔到底怎么了啦,心不在焉的样子”坐在一群短刀们中间,叼着冰棍的审神者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你们说他是不是在出阵的时候看上什么外面的狐狸精啦”


同样叼着绿豆冰棍的藤四郎们齐刷刷的摇了摇头,看上去不是在欺君瞒上。


于是审神者冒着被巴拉巴拉淹没的风险提着从现世带回来的哈根达斯去贿赂鸣狐的大侄子一期一振,得到相同的回复,于是心疼起自己打了水漂的冰激凌


这座本丸的打刀并不缺乏,于是审神者很快忘记了这回事,重新沉迷回自己的夏日上海瘫中


“呐呐,大将和我们一起去夏日祭典吧!”直到某一天的夜晚,被藤四郎短刀们围住,这样请求道。


那是一个凉爽的夏日夜晚,正值审神者修养生息良久,已经是睡不着的时候了,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随意套了件薄薄的防风外套就在踩着拖鞋,就跟着一期一振和浩浩荡荡的粟田口大军出发了。


会场已经是十分热闹,都是审神者们带着各自的刀剑来游赏,晕染着深紫色的天幕低垂,绽放着一朵又一朵鲜妍的烟火,街道两边皆是各种各样的小摊子,小食,杂耍,游戏,应有尽有


“喂我说一期,为什么人家都好像是在你侬我侬花前月下的谈恋爱,而我像跟着你们粟田口家的老妈子”看着别的审神者大多数由近侍伴随着,愉快的过着宛若galgame里面特定夏日剧情一样的夜晚,审神者叼着走之前光忠塞过来的奶油雪糕,一脸怨念的拉着一期一振的袖子


“明明是粟田口家的主母,一期尼说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声适时的从背后传来


“你们,不许对主殿不敬”回过头去斥责了弟弟们一声,一期一振一脸歉意的对她说“弟弟们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唔你没必要这么认真啦….”话未说完,短刀们就齐刷刷的涌到一个摊位前,连带着审神者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甘甜的苹果,裹着尚且冒着热气,泛着蜂蜜般金黄色泽的焦糖,周围的空气中都仿佛沾染着甜蜜的滋味


“一期尼我要这个!”“我也要我也要!”“好了好了,老板给我来1,2,3….”将弟弟们一个个数过去,一期一振注意到审神者黏在焦糖苹果上的目光“主殿要么”


“我?你也把我当小孩子了啊”像小孩子被捉到了正在偷吃零食一般,审神者迅速的别过脸去,嘴上这样说着“我,我可早就过了爱吃这种小孩子的甜食的年纪了”


“唉......大将说真的哦?”舔着苹果的笑眯眯的乱露出仿佛看透一切的表情,这样说道


“当然是真的咯.....唉那边好像有个很好玩的东西我去看看”这样底气不足的回应着,审神者迅速转移起了话题。


和大家一起看过烟火之后,审神者对一期一振说自己刚刚看中了一把团扇,让他带短刀们先行去玩游戏,她去买一点女孩子的小东西,自己回去。


“那么请主殿一个人注意安全”思考着会场应当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一期便点了点头,带着弟弟们走远了。


“啊那么刚才的焦糖苹果的在哪里买的来着”小心翼翼的确认过大家已经离开之后,审神者立刻开启了[焦糖苹果侦查中]模式


结果就是迷路了


会场并没有明显的指示牌,更不用说地图册子之类的东西,审神者兜兜转转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美味。


感觉是走到了迷宫里一样呢,审神者内心十分的不愉快,都是时臣的错,才不是我的,哼哼哼


然而令她觉得更奇怪的是,总觉得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回头去看的时候却又是空无一人


不会被什么鬼魂盯上了吧,她不禁为自己的脑补打了一个寒颤,由衷的希望起自己叫了青江或者石切丸一同过来。


有些害怕,她不禁小跑起来,结果发现自己连回去的路都忘了


自作孽不可活…….


生无可恋的审神者恨不得反手给自己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叫你不跟一期一起走,现在好了吧

果然嘴硬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这样悲怆的想着,审神者转了个身,准备按照原路返回刚刚和大家分手的地方,唤醒自己沉睡的记忆


砰的一声


“啊疼疼疼疼疼,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睛撞我脑门”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脑门,本来心情就是不爽的审神者忍不住来了一个粗口


“啊啦,是鸣狐桑啊”


月光下银发的付丧神,有着像焦糖苹果般色泽的金色眸子,肩上小狐狸跟一个月以前一样揉着他的下巴,他细长的眼睛也像月牙一样弯着,看不清面具下的表情,但应该不是被她撞生气了


“你你你不是跟一期他们一起送短刀们回去了吗”


“丫丫丫丫鸣狐只不过是担心主公大人的安危所以跟了过来而已,请主公大人理解鸣狐的这片心意”


“啊,你来的正好,我迷路了…..”


“所以也没有买团扇,主公是为了什么自己这样跑掉的呢”


“唉唉唉”突然被人揭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审神者的脑子迅速开始高速运转,选择启动死不讲理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模式,甚至并没有注意到含着笑意说出这话的是鸣狐的本音“那个什么,今晚的月色这么美,所以才让我迷路遇见了鸣狐你啊是不是”她干笑着扯出一个都无法说服自己的理由


“丫丫丫鸣狐通晓主公大人的心意,所以特地为主公大人带来了喜爱之物,请主公大人务必收下”小狐狸这样说着,鸣狐一直缩在背后的左手伸了出来


他的掌心捏着一只焦糖苹果,应该是刚刚买到的,还微微带着些热气,街边绚烂的灯光映衬着金黄的焦糖外壳,倒映出面前人的身影


“唉.....为什么给我带这个”嘴上虽然依旧逞强的说着,手却已经忍不住接了过来,撕开了外面的包装


“因为刚刚眼睛都黏在上面了呢”夜风拂过,审神者本来拢在耳后的长发被吹起了几缕,鸣狐轻轻的将它重新揽回去,手上的动作十分温柔,语气也是这般


“啊啊啊才,才没有呢,不过还挺好吃的,谢谢,谢谢你啊”猝不及防被他撩了一记,审神者的脸颊上已经泛起了红晕“那个什么,我们快走吧,我要回家啦”


“主公大人请留步,今宵良时,可否由鸣狐陪同游览夏日祭典?”小狐狸叫停了她的脚步


“这样就不是老妈子了吧”接着是带着点调笑的本音


“你才是老妈子,哼唧唧,你全家都是老妈子”这样咕哝着,内心其实很想捞金鱼的审神者还是万分愉快的跟着鸣狐走了


回家的时候,审神者的肚子已经圆滚滚的了,提着两袋子鸣狐给她捞的小金鱼,顶着个白色的小狐狸面具


“不要啦,走不动了啦,吃得太撑了….”又进入吃饱喝足懒的动弹状态的审神者像小孩子一样赖在街边的长凳上不肯走了


“主公大人难道是在期待着鸣狐给予像小狐丸殿下一般的公主抱吗”鸣狐歪着头瞅着她,肩上的小狐狸也笑眯眯的歪着狐狸脑袋看着她


“那样面具会掉的”审神者指指自己脑袋上的面具“这不是鸣狐桑的同款,啊不对应该是情侣款吧”


“那么失礼了主公大人”小狐狸话音刚落,鸣狐就脱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模仿着古典剧里骑士牵起公主的手势,托起她的左手


等等,这画风不大对劲?


这是我平时认识的那个害羞的根本不敢说话的小叔叔吗


雾草现在想起来撞到他那天他的反应就不对了啊,这个人坏掉了吗,不对我呸,这个刀


“没有坏掉哦,就是鸣狐本人哟”


仿佛被看透了心意,本音这样回答道


“那个哈哈哈哈,我想多了,想多了”此刻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的审神者内心全是波动,然而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把自己拉走


清凉的夜风,路边飒飒作响的竹林,天幕上一闪一闪的星子,舒爽的天气,一扫前几日的闷热


熨贴在手上的温度连着熨烫了她的全身,幸亏夜色沉沉,自己还顶着面具,不然红透了的,犹如焦糖里那颗苹果一般的脸颊,一定全落入他的眼里了


公主怎么会不期待骑士的到来呢,所以你一定也是期待着他来牵你的手吧,不然你早就一耳光上去了


内心的恋爱小人这么对她说着


是这样的吗,啊不知道唉,真是烦死了

————————————————————————————————

好了好了发完辣椒就跑

说实在的好喜欢小叔叔黑色衬衫+银色领带的搭配啊

[血晕ing]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Akane@住在月球上 | Powered by LOFTER